学生风采

育才撞见杭高,朴实转角浪漫

发布时间:2018-04-23    阅读次数:1965



今天的杭高情结,来自于两位大才子,他们有许多共同点。

他们,都曾在初中阶段即获得“少年文学之星”称号,并出版个人专著。

他们,都曾在高中阶段再次出版个人专著,并在高中校园签售,一度卖断货。

他们,有两个共同的名字:育才人和杭高人。



 

 先介绍其中的师兄——俞舒扬:



2011至2014年就读于奇幻城国际育才中学2014至2017年就读于奇幻城国际高级中学贡院校区现为清华大学新雅书院大一学生,中国少年作家学会副主席,曾获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一等奖、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等二十余次全国征文大赛金奖或一等奖,出版了《亦青集》等三本个人作品集。2017年自主招生中,凭借写作和公益,以面试满分的成绩获得80分降分进入清华大学。

 

20.jpg


俞舒扬在清华大学

朴实转角浪漫

俞舒扬



我以为许许多多的学校是一次性的,和塑料袋、吸管、易拉罐等等,只有物质和精神上的不同,其实本质上没太大的差别。



三年也好,六年也罢,真的只是坐了久久的一段巴士。做了卷子、背了古文,等于回家路上瞥见了广告牌。学语文,学数学,学化学,学生物,到头来连logo都忘记了,买菜照样买菜,生活还是生活。



那么学校终于为我们留下了什么呢?是一张苦笑着的毕业证,还是一个匆匆忙忙的吻,又或是三五个从来不拨通的联系方式,怀恨在心几位古板沉闷的老师?



/ 

来时欢聚一瞬,去时大醉一场,

两手空空。

/

 

当肴核既尽,杯盘狼藉,我们讲遍了走廊跑跳、考试打小抄的糗事,学校呢?母校本身在时间的奔流中湮没了。



所以我说,江南江有太多的校园,实在是奥运会跳水场上的板子,全世界的眼镜记住了落水的浪花、女运动员窈窕的背影、菲律宾不太优雅的姿势,唯独把供他们两周半转体的那块木头忘了。



这样的生命是否值得回头?毕竟我们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啊。

啊,到这里看客们就猜到了,后面要跟着一句再俗不过的表达。



我要说:“杭高和育才就不是这种学校。”

巧了,还真不是。

22.jpg


俞舒扬考入育才留念

凤起路上我学会了跳出框架的勇气,冠军路教会我的则是忠于框架的秩序,这看起来是重重矛盾的,实际上读了育才最好去一趟杭高。人取老头子和小年轻之间是最好,人在守序和自由的交界处则最佳。

 

一个在樱花树下狂歌的人,如果他的故事能被历史所铭记,那么他绝不是无端而发的轻狂,这时洒下的热泪必然是为国土的初心而流,为他坚守的时代之本愿而流。杭高淌下过无数守序者真挚的血泪,被遗忘的则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散漫,这是每一剪寒梅,每一寸甬道,每一瓦红石有目共睹的。


23.jpg

2014年刚进杭高的时候,我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强烈感受。在我最想追逐打闹的年纪,我考上了最讲秩序的一所名校,于是那种“法外狂徒”的欲望被紧紧地锁起来了。不管我在校办公室怎么诡辩,我的班主任(他也是学校的副校长)每次看到我拿着木棍飞跑,都要让我搁一边站着默默反省。我拿了一些奖,争了一些光,但都不是无视秩序的理由,该罚照罚,三年中多少次在墙角的默默反省在我心里建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墙。

 

 

秩序是育才骨子里的精神,它不止投射在拦住几个狂奔的少年,亦是生命生活的一种乡土意志。样样落实,天天坚持”,就像乡野里的耕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刮风下雨,社会百影,都不能拦住他荷锄远行。城里人切莫轻视了这种土气,我最佩服的就是郜晏中校长亲力亲为的“农夫气质”,想起每一个雨夜,他站在如泼的风云里讲起“要做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都忍不住涕泗横流。

 

我本人是放纵的、自由的,甚至常常是蔑视规则的。唯独育才的铁壁死死地挡住了那些骄纵的狂,这成了我心里的秩序。阴阳家说“金得火制,亦能成柔”,“样样落实,天天坚持”何尝不是一种坚忍的狂放?正是因为有梦想,才能成就浪漫,奇迹只留给不停止的人。



恰相反,以善良、丰富、理性、高贵为育人核心的杭高,不论制度上还是木棍储备上,好像并不鲜明地禁止走廊跑跳(当然,这是我胡诌的)。就好像我曾经是一员遵守秩序的骑兵,长官不许我随便跑马。结果三年以后,不知道是对马说还是对我说,部队突然发出公告:你们自由了,跑啊,飞奔啊,只有奔跑才能找到草原上的宝藏。”

 

而事实上我真的找到了宝藏,唯一的钥匙不过是时间,人人都有,人人都揣在“砰砰”的心跳里,只在于学子们是否愿意敞开心扉去开启。真正的呐喊藏在喉咙里,真正的浪漫融在飘扬的心里。人文本身是一件模糊化的东西,仿佛海雾中的灯塔,远远地望见,擦身而过又如何能抵达?这几天我辗转反侧,哪怕在梦里也敲打着文章,然而梦醒时又觉得不妥。杭一中更像是霍格沃茨的分院帽吧,谁都有得所梦,谁的所梦尽有不同。所以杭高的理念是怎样也概括不完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思潮,有思潮的地方人文就难以限制。

24.jpg

俞舒扬步出高考考场

什么是善良,是提灯照亮一片晚风吗?什么是丰富,是纵览前人的挥洒吗?什么是理性,是在善恶之前站在世界的舞台抉择吗?什么是高贵,是举止之儒雅,衣着之考究,生命之华艳,还是灵魂之逍遥呢?这,恐怕是永远没有定论的。用一支拙笔写在纸上,用一口木讷大放厥词,只能暗窥一角罢了。所以杭高学子历年来,怎么也辩不赢街边持反对意见的八卦,我们身之,我们却因浩渺而不能全之。恐怕到了七老八十,牙也掉光了,白发却不能遮掩心之博雅,那时可以一睹浪漫的全貌?



这是我的故事,这是我的归途。如今身在北国,我只盼望更多年轻的生命,在红楼前“落实”,在樱树下“坚持”,做一个富育才精神之农夫,独领一师风潮之豪客,在朴实的街角邂逅浪漫。

 

俞舒扬

2018年4月17日于清华园

 

 

 

 

师兄已然进入了清华园,师弟仍在杭高笔耕不辍,他正是在2018杭高樱花文会上签售新书,获无数粉丝追捧的杭高钱江校区高三(4)班学生林渝凯。


21.jpg

林渝凯在2018樱花文会新书签售会现场

不负初心,方能行远

林渝凯

从育才到杭高,我的青春似乎从此注定不凡。在杭高的三年中,我参与学校各种活动:读书节、艺术节,当选为校长助理,为学校的管理建言献策,希望校园环境更加美好。



当在我育才的时候,对于杭高的文化就一直歆慕不已,能成为杭高的一名学生,更是我的荣幸。



入学后,我如愿加入了鲁迅文学社,在这个大家庭中相互交流切磋。指导老师丁老师组织我们参与奇幻城国际市社团文化pk;到刀剪剑伞扇博物馆参观;暑期我和同学参加了社团进社区活动;在群里统筹安排社团纳新的各项事宜。我在鲁迅文学社的各项活动中得到锻炼,变得逐渐成熟,更加自信,在文学的路上,我越走越远。

 


附件下载